期刊信息

刊名:当代作家评论
Contemporary Writers Review
主办:辽宁省作家协会
周期:双月
出版地:辽宁省沈阳市
语种:中文
开本:16开
ISSN:1002-1809
CN:21-1046/I
邮发代号:8-183
复合影响因子:0.421
综合影响因子:0.236
历史沿革:
现用刊名:当代作家评论
创刊时间:1984
中文核心期刊(2014)
CSSCI(2017-2018)来源期刊

新闻快讯

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快讯 >

珍稀玛瑙“战国红”隐喻扶贫丹心

发布时间:2019-08-27 11:51:00
 8月19日,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主办的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表彰座谈会在北京召开,我省申报的电影《黄玫瑰》、小说《战国红》、广播剧《今生无悔》和歌曲《和祖国在一起》4部作品摘得“优秀作品奖”。
  其中由滕贞甫创作的《战国红》是由辽宁作家书写辽宁故事,并且在辽宁出版,烙印着鲜明“辽宁印记”,辽宁第一部摘得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的长篇小说。小说中描写了一群奋斗在脱贫攻坚一线的驻村干部,他们身后的宏阔背景,是辽宁1.2万名助力乡村振兴的“第一书记”。
  小说《战国红》因何缘起,因何命名,因何得奖?昨日记者专访了著名作家滕贞甫。
  《战国红》以玛瑙隐喻扶贫丹心
  《战国红》小说讲述的故事发生在辽西一个叫做柳城的小乡村,以陈放为代表的驻村扶贫干部在治赌、建企业、打井、栽杏树、引自来水等一系列扶贫工作中化解重重矛盾,带领村民脱贫致富过程中,让大家的生活方式发生改变,思想观念发生转变,实现精神升华,并引领一批新时代农村青年成长为乡村建设发展的主力。
  特别是以“战国红”这种辽西特有的质地坚硬的珍稀玛瑙,象征广大农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梦想,隐喻共产党人牢记使命的丹心,映照驻村干部苦干实干的热血,读来让人内心激荡、掩卷沉思。
  整本书中被赋予了更多意义的战国红玛瑙,最珍稀者有红、黄二色,可以代表共产党人的忠诚、初心和使命;《左传》和《庄子》中忠诚坚贞的人血三年化为璧玉,暗含小说中主角祖孙传承下来的初心和使命感,在主人公陈放牺牲埋葬的时候挖出了战国红,让柳城村有了更多向前奔小康的动力。
  “最开始这个名字很多人不理解,战国红也有很多象征意义,但最基本的象征是共产党人的初心扶贫,扶贫干部的一种责任,辽西老百姓追求富裕的梦想。”
  《战国红》内有扶贫干货
  《战国红》小说出版之后,一个副效应是推动了辽西玛瑙的销售,小说赋予了玛瑙更多文化含量。
  18年前,滕贞甫挂职凌源市一年多,这次挂职的生活积淀对他能够顺利完成《战国红》起了很大作用。“辽西人非常质朴,这些人的品格有点像战国红,给他一滴水,他能还你一颗心。”滕贞甫对挂职经历记忆犹新,
  朝阳是三燕古都,文化底蕴深厚,但因为清朝时生态环境遭到毁灭式破坏,直接导致辽西的生态困境和生存困境。
  那么,辽西扶贫干部的工作就是要打破这困扰辽西人民300年的生态魔咒。
  打井、引自来水、种杏树、治赌等扶贫干部的对策环环相扣,终于让辽西的村庄有了质的变化。
  种植的五万棵杏树,既保护了水土,又能够以当地特色的大扁杏杏仁来制作杏仁饮料;扶贫干部出谋划策,以独特的方法治理了村里的赌博现象;利用当地资源,组织合作社……
  在书中还提到了朝阳特产的黑、白、黄、绿四色小米,其中绿小米和黑小米亩产200多斤,富含稀有营养成分,也成为小说中四色谷合作社的主打产品。
  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一位乡村诗歌爱好者杏儿还把糖蒜卖到了北大超市,包装上有她写的诗歌。
  “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陈晓明说,这部作品写了今天中国的新农村。在现在的互联网语境之下,没有完全闭塞的农村,只有交通闭塞,不存在信息闭塞。在我看来,杏儿不再是以往农村女性的形象,她穿着牛仔裤,喜欢写诗,养了五只大白鹅,有自己的梦想。那么她绝对不会是系着头巾还穿着红棉袄那种农村女孩。”滕贞甫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也着重谈到杏儿形象的塑造,他说,由杏儿这个乡村青年女性切入,《战国红》写出了具有时代气息的新人形象。作品里的杏儿天资聪慧、为人质朴、喜爱诗歌,这使得杏儿虽置身乡村却保有理想。她心系家乡,以自己的善解人意和长于沟通,成为柳城村脱贫攻坚的先行者。杏儿这个形象由淡到浓,由弱到强,体现了当代青年志在改变家乡面貌和为乡村振兴事业勇于担当的使命感。在她身上,文学情怀与现实抱负相随相伴,体现出新一代农村青年的新造诣与新素质、新志向与新风尚。
  《战国红》缘起和获奖原因
  说起长篇小说《战国红》的缘起,滕贞甫是在得知全省各级机关派了12000多名扶贫干部驻村的数据后生出的创作念头。
  “能够让几千万人脱离贫困,这是一项非常伟大的事业,也是几千年来的中国、世界上任何发展中国家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但是进入了新时代,我们的党和政府做到了。这样的伟业应该书写,这样的扶贫群体应该书写,把他们的事迹反映出来,用文学助力扶贫攻坚,那就只能是书写,这本身也是在书写我们身处的伟大时代。”
  滕贞甫在书中描述出了自己的理想乡村形象——柳城村。
  “我不会去直白地写扶贫,而是要立足于乡村振兴,超越扶贫。”
  他曾经在一个长篇中专门拿出一章写“炊烟去往何方”。炊烟的消失一是因为不再烧柴,但象征着“人间烟火”和“生生不息”的炊烟的消失,是因为农村的空心化。
  所以让年轻人回到乡村,农村有了自己的接班人,有了培养起来的干部和立足于当地资源而可持续发展的产业,中国的乡村就有了未来。
  滕贞甫认为这是他获奖的重要原因。而塑造成功真实可信的小说人物,也是获奖的原因之一。
  文学作品如何书写时代?根本上要靠人物,靠人物的性格、形象和精神风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认为,《战国红》这部小说一定程度上写出了人物的情感世界。他说,小说中浓墨重彩地刻画了扶贫干部的群像,写出了人物、写出了性格、写出了精气神。从海奇到陈放,到杏儿等一批形象立住了,而且在这批人身上或多或少、层次不同地体现了这个时代很重要的精神风貌。

上一篇:《战国红》—— 从伟大时代中汲取创作营养
下一篇: 《锻造“中国芯”》:提升辽宁工业形象的佳作

版权所有 © 辽宁省作家协会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